Ruby_漓轩

是一只爱读书的精致猪猪女孩儿~

每次深夜学习完的感受:
腰酸
背痛
腿抽筋
……

总是忍不住在椅子上盘腿呢……

我在每一个仓皇逃跑的梦里,

都曾见过自己支离破碎的身影。


“张有生仰视着面前金灿灿的拉链,将信将疑地伸出手,稍一用力,拉头就发生了滑动,再顺势一拉,他发现了宇宙。宇宙里飘荡着情书、玫瑰、粉色的海豚玩偶;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小女孩在偷吃碗橱里的红烧肉,穿白衬衫的男生在长椅上为他的女同学送上了一个泛着桂花香气的吻,几枚邮戳绕着银河飞速旋转,小女孩坐在地上翻着童话画册,身材高瘦的中年妇女在老师办公室里指着女儿的额头破口大骂,电话声刺破无数个黑夜,有人在承诺,有人在祈祷,有人在静静地听对方哭泣,张有生在这个温柔的宇宙中看到了这世上最美好的爱情。小女孩说,她想要遇见一个可以永远保护自己的白马王子。

张有生哭了,他不是白马王子。他看到了自己不该看的光芒,从而发现了...

“他以为封建制度是浪漫的史迹,他以为阶级战争是条诗意的道路。他不晓得这块带腥味的土是比整个的北平还重要。他只有两条路可走:去空洞的作梦,或切实的活着。后者还可以再分一下:为抓自己的面包活着,或为大众争面包活着。他要是能在二者之中选定一条,他从此可以不再向生命道歉。”


——老舍《离婚》

【原创】人类观察者

我有着一份非常特殊的工作:人类观察者。

我每天的任务就是混迹于人群中,记录着人类的种种行径。

但事实上,我发现人类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理解的动物。因为他们行为的运作方式总是让人摸不着头脑,也没有一点点规律,譬如:

那个在地铁上还对男人的咸猪手与姑娘的求救声装作浑然不知的青年,却在昨天夜里转载了有关于性侵的新闻,附和着旁人对群众的漠视进行了声讨……

那个漂亮的姑娘又与“朋友们”在酒吧狂欢至清晨。朋友圈的照片里记录着酒精与快乐,然而回到家里能拥抱她的却只有一张冰冷的床铺……

我注视着这一切,却始终没有说话。

因为我能够做的,仅仅是把这一切整理归纳罢了。

更何况人类自身,或许也从不在乎呢…...

《死在昨夜》

LLLing:

黑色的山羊跳下悬崖,我紧紧捏住栏杆,黑夜里没人起哄。如果你问我近况,我会笑着说还好,如果你想知道真相,你得看着我的眼睛。手机屏幕被摔碎,表上的分秒停留在晚上十点整,城市的灯火在夜色下氤氲。没有人在哭,没有人会笑,我们都死在一天碌碌中,没有归期。

【原创】前任

任何事物但凡前面多出来个“前”字,那这段关系可就变得相当微妙了。

虽然它的出现明明是为了证明两者之间不再有任何关联,但在冥冥之中似乎也承认了这种关系存在的过去式。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一些名词的搭配也就变得格外的令人敏感,例如:

前男友。

于安晓而言,这个人原本在半年前就应该被尘封在自己的记忆里了。而他之所以再度出现,也是为了一个非常简单的目的:复合。当看见那句“我们和好吧”跳跃进聊天的文本框时,安晓几乎是无法抑制地笑了。但并不是那种欣喜的情绪,反倒是一种颇感无奈的笑容。她沉吟了片刻,手指敲打在屏幕上,给对方回复了一句话:

没关系,已经不重要了。

之后,她也不管对方什么反应,便直接...

“我大概是有点疯狂,这点疯狂是,假如我能认识自己,不敢浪漫而愿有个梦想,看社会黑暗而希望马上太平,知道人生的宿命而想象一个永生的乐园,不许自己迷信而愿有些神秘,我的疯狂是这些个不好形容的东西组合成的;你或者以为这全是废话?”

——老舍《离婚》


把自己一次次剥开,重新审视。
寻找种种根源,发现问题。

1 / 5

© Ruby_漓轩 | Powered by LOFTER